永利集团248cc登录 情感专区 以诗的方式把所有的笔墨泼尽把所有的梦唉醒那束光,曾在黑暗中无助流浪

以诗的方式把所有的笔墨泼尽把所有的梦唉醒那束光,曾在黑暗中无助流浪

那束光从黑色的朦胧里走来捻着一抹思语从碎末的尘粒到一个星辰的永恒那束光把执着在血液里的灵魂唤醒一个亘古的微笑颤动心瓣的枝叶追寻千年捧起酒杯,那束光醉在我心里,以诗的方式把所有的笔墨泼尽把所有的梦唉醒那束光,泪洒出曾经

我等候一束光

为本人创作的伪科幻小说《封神宇宙》所作插曲歌词: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老顾是我的中学同学,又一起插队到北大荒,一起当老师回北京,生活和命运轨迹基本相同。不同的是,他喜欢浪迹天涯,喜欢摄影,在北大荒时,他就想有一台照相机,背着它,就像猎人背着猎枪,没有缰绳和笼头的野马一样到处游逛。攒钱买照相机,成为了那时的梦。

——

如今,照相机早已不在话下,专业成套的摄影器材,以及各种户外设备包括衣服、鞋子和帐篷,应有尽有。退休之前,又早早买下一辆四轮驱动的越野车,连越野轮胎都已经备好。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退休令一下,立刻动身去西藏。

曾在黑暗中无助流浪,

终于,今年春节过后,他退休了。夏天时,他开着他的越野车,一猛子去了西藏,扬蹄似风,如愿以偿。

不知道前路会通向何方,

终于来到了他梦想中的阿里,看见了古格王朝遗址。正是黄昏,古堡背后的雪山模糊不清,主要是天上的云太厚,遮挡住了落日的光芒。凭着他摄影的经验和眼光,如果能有一束光透过云层,打在古堡最上层的那一座倾圮残败的寺庙顶端,在四周一片暗色古堡的映衬下,将会是一幅绝妙的摄影作品。

孤独中迷茫,

他等候云层破开,有一束落日的光照射在寺庙的顶上。可惜,那一束光总是不愿意出现。像等待戈多一样,他站在那里空等了许久。天色渐渐暗下来,他只好开着车离开了,但是,开出了二十多分钟,总觉得那一束光在身后追着他,刺着他,恋人一般不舍他,鬼使神差,他忍不住掉头把车又开了回来。他觉得那一束光应该出现,他不该错过。果然,那一束光好像故意在和他捉迷藏一样,就在他离开不久时出现了,灿烂地挥洒在整座古堡的上面。他赶回来的时候,云层正在收敛,那一束光像是正在收进潘多拉的瓶口。他大喜过望,赶紧跳下车,端起相机,对准那束光,连拍了两张,等他要拍第三张的时候,那束光肃穆而迅速地消失了,如同舞台上大幕闭合,风停雨住,音乐声戛然而止。

失落中感伤,

往返整整一万公里,他回到北京,让我看他拍摄的那一束光照射古格城堡寺庙顶上的照片,第二张,那束光不多不少,正好集中打在了寺庙的尖顶上,由于四周已经沉淀一片幽暗,那束光分外灿烂,不是常见的火红色、橘黄色或琥珀色,而是如同藏传佛教经幡里常见的那种金色,像是一束天光在那里明亮地燃烧,又像是一颗心脏在那里温暖地跳跃。

不敢奢望,

不知怎么,我想起了音乐家海顿,晚年时他听自己创作的歌剧《创世纪》,听到“天上要有星光”那一段时,他蓦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指着上天情不自禁地叫道:“光就是从那里来的!”

未来的梦想。

在一个越发物化的世界,各种资讯焦虑和欲望膨胀,搅拌得心绪焦灼的现实面前,保持青春时分拥有的一份梦想,和一份相对的神清思澈,如海顿和我的同学老顾一样,还能够看到那一束光,并为此愿意等候那一束光,是幸福的,令人羡慕的。

——

孤单中

谁愿与我歌唱,

只有寒风

它伴随我身旁。

悲伤的泪光,

滑落在脸庞,

无限惆怅,

充斥在胸膛。

——

就在深夜里,

我发现一束光。

微弱却把心照亮,

追随它

奔向澎湃海洋,

让人生重新激荡。

——

那束光

黑夜中的光

散发着微微淡黄

纵是小小光芒

始终将会

把所有角落照亮。

——

那束光

黑夜中的光,

是我不变的信仰

任由风雷凶狂

无法阻挡

我的执着与坚强。

——

那束光

黑夜中的光

让我不再哀伤彷徨

追寻心中希望

让漆黑原野

飘满扑鼻花香。

——

那束光

黑夜中的光

呼唤我勇敢翱翔

用生命

为你疯狂,

不求

地久天长。

——

那束光

黑夜中的光(渐慢)

让我追随着你

向前闯……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