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集团248cc登录 情感专区 划动澎湃的内心停泊这世界的眼睛前,来人间歇歇脚的天使

划动澎湃的内心停泊这世界的眼睛前,来人间歇歇脚的天使



恶魔拖着灵魂游荡在荒凉的大地一步一步的踏着看着霓虹灯闪烁的欲望看着路灯下孤单人儿飘下的一丝落寞眼中渲染了泪花是结伴而行的沧桑

图片 1

     
#本文参加‘青春’大赛,本人保证本文为本人原创,如有问题则与主办方无关,自愿放弃评优评奖资格#

就这样的拖着身体在黑夜中隐藏躲闪眼中唯一的孤独不知走了多久从不知自己有多么的疲倦静静的蜷缩在被流年哭泣的角落

听雨落,为谁说。

图片 2

不知何时悄悄的天使停留在了他的身旁用圣洁的光包裹他那颗苍凉的心用快乐洗净那丝流年的痛擦去眼角那滴落寞的泪抚摸那早已千疮百孔的身体体会他的孤独为他掉下了那滴纯净的泪

今天周五,一节体育课附带一节数电实验。一大早睡眼惺忪,听见久违的“雨声”,这雨声来自舍友,真正的雨声在凌晨一点多已悄然袭入沉睡的梦境。舍友打探着今天体育老师的心情是一晴万物涌的当下春季,还是一阴压百城的眼前天气。

 
曾想我可能是那个折翼天使,拖着一条断了的翅羽,在人间感受冷暖,爱恨情仇与我何干,我只不过是一只路过的天使……

恶魔睁开疲倦的双眼朦胧的眼见夹杂着那可爱的天使悲伤地眼眸也放射出一种温柔静静的挣扎缓缓的站起散开沉睡以久的翅膀与天使圣洁的翅膀交相呼应用着难以倾尽的温柔对她肆意的挥霍

唯我独爱这雨季。

   
清晨的云总是带着卷,湛蓝的空中,一层一层的,悠然却带着忧伤,走在小树林里的石板路上,早已是寒风瑟瑟的冬,只剩下躯干和枝丫的树,孤独却带着一丝丝渗人,不远处女孩子叽叽喳喳的笑声闹声,让我感到的仍然是落寞,哦,我又何必祈求,我只是个过客,来人间歇歇脚的天使~~

有一天天使的翅膀断了天使沉睡在恶魔的怀中恶魔看着断翅的天使眼中夹杂着淡淡的忧郁体会着隐藏在那颗脆弱心中的烦恼恶魔抚摸着天使的脸颊用着那温柔的眼眸注视着他最爱的人儿将身体化为她的翅膀化成星光附着在她的身上留下一滴不悔的泪洗净了天使脑海中属于他的影子

快速起床整理一下自己,不用拿伞已出宿舍来邂逅一场不期而至的天街小雨抑或润物酥雨。早早的吃完饭来到操场,短暂集合也只是寒暄几句,无味的语气调侃一下天气,于是解散。扔下早饭,转而进入教七一楼,找间人烟稀少,鸟迹终灭,半江风雨半江晴的世界,划动澎湃的内心停泊这世界的眼睛前,放下一身心事,一衣负担,坐在最接近这清晨细雨的位置前,拿出一本书、一支笔、一副耳机缠绕着积郁、一杯淡水溶解昨日的落寞。

   
他仿佛什么都不曾在意,叼着烟,双手插着裤兜里,流海斜斜的梳过来,挑染着几缕嚣张的蓝色,眉宇却依旧是那好看的模样,只是周身的气质,和从前判若两人……

天使醒了带着一丝迷茫的眼神眼角不自觉的留下眼泪一滴一滴的掉在地上地上便开了一朵一朵属于黑夜的昙花天使带着不解的哀伤飞去那寻找快乐的地方

放下这一切,推开窗,微凉的春风夹杂着游离的雾霾蜂拥而上,要吞噬整个脑海,让你如沁阳春,醍醐灌顶。轻轻合上厌倦世俗的双眼,温柔呼吸着这自然的吝啬,涤荡在复苏的华电。一丝春光眼角乍泄,缘是微微拂动的风儿抚摸那带雨的梨花,羡煞那新意盎然的柳叶。不,那不是梨花,那雪白的花瓣四叶分合,含羞的花柱亭亭玉立,点缀着粉白的少女心,细风轻托,花瓣上那滴动人的佳人泪在中央盘旋,像是诉说一段凄婉的爱情。

 
脑海里闪现初见的时光,也曾是个少女的我,趴在云端,偷偷看着人间,懵懂无知,就这样,悄悄望见了他的模样,春日里花意暖暖,飘着香气,他青春年少,长着好看的眉眼,穿着校服,理着板寸,却依旧挡不住他周身的气质,让那个曾经年少的忍不住瞥了又瞥~~

我在与不在依然在你身上守护我在与不在依然尽我最大力量陪伴你我在与不在为你也无悔我在与不在昙花一现也满足我在与不在依然做你寻找快乐的翅膀

看着雨后这朦胧的春景,像是一段段爱情故事的画面在上映。她的名字带着雨,她的城市是否飘起沥沥花雨?那花瓣的窗前她是否一样托起下巴游离这孤寞的季节?她在何方,身边是不是多了一个陪她看雨的人?他是不是也能时刻抓住最美的那滴雨,不再让这滴雨落下?春风料峭,谁料叶上的那滴佳人泪跌落在地,撕碎了它的一切,用尽全力拼凑不出前一刹怜依的爱恋。眼前一幕幕已经破碎,错过就像落下,再痛心的追及也敌不过重力加速度下的行走。一滴落地,溅伤一个世界,无论时光倒流,已收不回远处蒸发的眼泪。

 
不禁感慨,时光荏苒,岁月匆匆,如今我已然不在云端,他也不是那个乖巧如诗,气质如云的少年……

因为我爱你我那恶魔般的天使

拭了拭温热的眼眶,隔壁的杨柳已抚摸着那伤痕累累的花儿,洁白的花瓣不知何时已将青春安放,依偎在柳叶里,沐浴着春风的洗礼。带上耳机,拿起笔,在书的第二十一页写上:落下是两个人的痛,但更痛的看着另一个痊愈才习惯了不痛。合上书,收起笔,命名耳机为:我不愿青春。

 
远处叽叽喳喳的笑声传来,他从转角走过,我拖着受伤的翅膀,羽毛零落,嘀嗒嘀嗒,不知道是谁在哭,突然打湿纯洁的羽毛,沾染上地下的泥土,混杂着泥土的气息,蹭在我洁白的羽毛上,已经不再天真……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眼角带着泪,一滴一滴,落在我冰冷的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融化,什么时候我也该回到那个云端,听人间风卷云涌,看人间爱恨情仇……

 
忧郁落寞里的不只是我,还有转角遇见的你,从遇见的那一刻起,我的眼里心里都是你,不曾有别人,安静的是留在心里的想念,带着一点凄凉,卑微的爱着你;可惜我只是过客,做不了归人,云端里那个飘渺虚无的世界,才该是我的故梦……

 
只是这转角遇见的你,仿佛年少时的温暖,枝丫里透过的阳光般的温柔,却是朦胧的幻境;我依稀记得,你周遭的气质,还是依旧安静,总喜欢穿着那件洗的发白的骚粉色衬衫,带着复古的圆框眼镜,手随意的插在裤兜里,带着耳机,仿佛这个世界和你无关。

图片 3

 
或许也是时代的辗转,岁月里我不再如画般妖艳美丽,你没了忧郁,却浑身带着痞气,这是我所不认识的你,也是我未曾熟悉的你,可惜那个岁月里的忧郁少年,我弄丢了你,没了心底的想念,孤独的在云端里徘徊。

 
如果有人遇见了他,请告诉我,我还在云端,那个飘渺的朦胧里等待,不甘心的过客,我愿是归人……

图片 4


姓名:弑殇

联系方式:17303452861

学校:山西农业大学信息学院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